做任何事想成功,都要有堅定的信念|悟道法師開示

依這個字很關鍵的,依就是依據,「依自信心緣相如作也」,依我們的自信心去緣相,緣這個佛相,如理如法來作佛。為什麼我們要緣相如作?因為我們有信心。如果沒有信心,你去找一個人來叫他來念佛、來看佛、來想佛,他不來,為什麼他不來?他不相信。不相信,他沒有這個信心,沒有信心他就不會去做這些事情了。所以中壢的盧居士,他常常開車,請他來當義工,常常開車,坐他的車,他就跟我討論一些佛法,還有講他家人情況。他說他兒子現在讀了大學,有時候他也想跟他講一、二句佛法,他還沒有開口,他兒子說你們學、你們學,你學你的,我學我的。他還沒有開口,他已經跟他保持一個距離,最好不要來跟我傳教。為什麼?他對這個沒有信心。他對什麼有信心?他學校學物理那個他有信心,他就會去學那個東西。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依自信心,連那個小偷、強盜他也有自信心,他知道他一定能偷得到、搶得到;他如果不相信他不會去,不敢去幹。

個人自信心,信善的、信惡的、信邪的、信正的、信佛、信其他宗教,你說這個世間哪一樁事情離開自信心?沒有。所以盧居士跟我講,他母親九十幾歲往生,他說他母親很鐵齒。然後他說他媽媽是信天主教,他信佛,信佛說有六道,有鬼道、地獄道。他媽媽跟他講,你去找一個鬼來給我看。她沒有看到鬼她就不相信有鬼。為什麼不相信?因為她沒看到,她相信她自己沒有看到就是沒有,她相信這個,所以這個她也是自信心,她自己相信她自己的想法是對的。你這樣一分析,你說哪一樁事情離開自信心?如果離開自信心,世出世間法,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成就的。

節錄自:淨土集(第六集)

有一年我到美國西雅圖淨宗學會,趙會長請我去講開示,然後一下飛機那一天就開始講,有一些同修遇到一些慈濟的蓮友勸他們多做好事,跟他們一起做善事,做慈濟。禮拜天看到這些淨宗學會同修都坐在那裡念佛,他說你這樣子只有念佛,自己想求生西方去享福,好像很自私,自己要去西方享福,不管這個娑婆世界這些苦難眾生,你們都沒有慈悲心,應該跟我們去做好事,這才是符合佛門講的慈悲心。

這些同修大概平常也很少聽經,被人家這麼一說,大家心裡也就,禮拜天來念佛,心裡總是這個疑惑在,到底我坐在這裡念佛對不對?坐在這裡念佛好像很不慈悲,要跟他們去做好事才慈悲。淨宗學會又提倡念佛,不念佛又怪怪的,要念又人家講得有道理,我們真的坐在這裡對社會也沒幫助,沒慈悲心。

所以我就跟他們講,我說念佛實在講是真正的大慈大悲,我說去做救濟的工作是叫救災,我們念佛是息災。息災就說有災難了,我們念佛把這個災難,大災難化小災難,小災難化沒有災難,化解災難。救災就是災難發生了,我們去處理善後,去救,救災。念佛就是說讓這個災難不要發生,這叫息災。念佛有佛光注照,佛力加持,念佛人的四十里佛光注照,大災難化小災難,小災難化沒有災難。那這樣對社會沒幫助嗎?慈悲不慈悲?那很慈悲,有災難讓災難化解掉那是真的是很慈悲。

但是災難化解了你沒感覺,你不知道,一般人他不知道,他就以為說我們就不慈悲。其實知道這個事實真相,這個要優先才對,所以我們現在山上做護國息災。救災,他是災難發生了去處理善後去救。我說救災,災難發生當然要去救,但是息災更為重要。

節錄自:淨土集(第四集)

痛念娑婆險惡,這個世間的情執要放得下。但是講容易,嘴巴講容易,真的生死交關,要真放下才行。所以這個地方我們看修學淨土,修學所有的法門,關鍵都在放下。但是放下,有的人善根很深厚,像海賢老和尚那樣,他也什麼經教沒聽過,他真的能放得下,這樣的人是沒有問題。但是如果我們不是這樣的根器,放不下,經教的補助就有需要。總之我們念佛人總是要常常要痛念娑婆險惡,痛念這個字眼講得非常懇切的。因為我們無始劫以來在娑婆裡面六道輪迴,不曉得吃了多少的苦,流了多少的眼淚。經典上講,如果我們生生世世,跟每一生每一世的家親眷屬生離死別,每一次都流眼淚,那個累積起來,大概四大海水都容納不下了。想到這樣,真的再繼續六道輪迴實在是沒有意義,也沒有必要。除非你遇不到淨土法門,你又沒能力斷煩惱,就沒辦法。現在遇到這個法門,我們人人都有機會,這一生脫離六道生死輪迴。

節錄自:淨土集(第四集)WD20-018-0004

所以我們看《觀無量壽佛經》是什麼因緣發起的?韋提希夫人如果沒有生了那個忤逆的兒子,她會想去極樂世界嗎?大家想會不會?不會。做皇后,享受榮華富貴,她怎麼會想去極樂世界?就生到一個忤逆的兒子,要殺父害母,她真的是傷心到極處,這世間沒意義,求佛開示,看哪個世界永遠看不到惡人、聽不到惡聲,我要往生那個世界,這個世界我不要住,她是這樣信願念佛的。所以遇到一些逆緣,也是增上緣,也不是壞事,就看你怎麼去面對這個事情。如果你放不下,要跟他計較,那冤冤相報,你也去不了極樂世界。你懷恨在心,那你就放不下,你就跟他結冤仇,你也去不了,他也去不了。如果覺悟的人,很感恩,讓你對他沒有絲毫的留戀。不留戀就是說不喜歡他,也不會恨他,才叫不留戀。你還會恨他,就是你還很在乎他,你還是留戀,這個也要搞清楚。不然念到最後,不能去,不曉得為什麼不能去。就是說你不會去喜歡他,也不會去埋怨他,你心就平等了,這個就放得下了,放得下。

節錄自:對雙溪常住眾開示—成就關鍵在信願

我們念佛給別人聽,也是一種「常以愛語,安慰眾生」,一種最好的方法。如果我們不會講什麼話,又怕講錯話,講了不對回去心裡又很懊惱,不如念佛。念佛很簡單,教了一下子就會。所以我們在澳洲洋人來,我們也是念佛,念久了他也會跟我們念,就教他來念佛。

我們到美國達拉斯,有些洋人他認真念,還念得不比東方人差,有一次我們去打佛七,一個洋人他每次佛七都來參加,他的念珠是一百零八顆的,念得亮亮的,念得可認真了。所以教這個洋人念佛是最好的,持名念佛,不要跟他講太多,講太多他也聽不懂,就教他念佛。就給他講念佛會健康、會快樂、會長壽,他就很滿意,他就很高興。

所以我們念佛,佛光就給你注照。念佛給他種個善根種子,我想這是最好的愛語,世出世間好的話佛都說盡,佛教我們念佛我們就念,就不會錯了。我們相信聖言量,相信佛的話絕對是真實的。

節錄自:佛說十善業道經節要(第八集)

現在很多修行人他就著空。其實他空有都執著,他自己不知道,執著。所以過去有人講《般若經》很會講,印光祖師也曾經給人開示,有人「說時句句皆空」,講的時候什麼都空,「行時步步著有」,在行的時候沒有一樣不執著。比如說工作就怕吃虧,怕自己做得太多,別人做得太少,就很計較,那你就執著有了;人家罵我們一句也不高興,又執著有了。這不是真正解空理。真正解空理,《金剛經講義》江味農老居士分析得非常詳細,看了他的《講義》絕對不會去墮在偏空,而且幫助我們破除執著,空有都不執著。所以他教你修六度,你在修當中你不要去著那個相,那就叫空。好像你去掃地,這就是修六度,你煮飯做事,這叫修,修六度,你修的時候你不要去著那個相,那當下就是空。不是說什麼都不要做,什麼都空了,那意思就錯了,不對了。

節錄自:西方確指(第四集)

什麼叫『大力人』?大家來參加打佛七,你們個個都是「大力人」。你知道你是大力人嗎?不知道。我是凡夫,我一點力量都沒有。我們是一點力量都沒有,但是你念佛你就有很大的力量。所以大家知道,為什麼大勢至菩薩他叫大勢至?大勢至就是大勢力。他為什麼有大勢力?因為念佛。你念佛就有大勢力,我們從一個凡夫馬上跟佛一樣。用念佛這個方法,很多人不知道,不但凡夫不知道,很多菩薩都不知道,不知道成佛用念佛這個方法是最快、最直接、最圓滿的,不知道。有些菩薩,有些深入經教的法師,他不敢相信,教理研究得愈多愈不相信,哪有這個事情?他是用通途法門來看,當然不是這樣。但是它是特別法門,它不是通途法門,你不能用通途法門那個標準來看它,所以有很多法師他不相信。

節錄自:西方確指(第二集)

一定要知道,我們佛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行的,沒有一樁事情離開修行,也不是逃避就可以。佛法講,「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」,就是不能離開世間,你去求覺悟,那也沒得求。比如說修六度,你離開這個世間,你怎麼修?一定在這個世間才能修,諸佛都是從這個世間修成就的。所以這些我們都要知道,我們是在修行。所以遇到什麼委屈,吃再大的虧,我們修忍辱,學海賢老和尚、學我們淨老和尚,他們都是修忍辱給我們看的。忍辱是很重要的,我們成就任何事情,一切法得成於忍,所以要忍才能成就。

節錄自:新加坡清明祭祖護國息災超薦繫念法會開示(第二集)

每一次做法會,大家說:每一次做法會好像都有冤親債主。我說:沒錯,因為每一次都是不同一批一批的。為什麼一批一批的?因為你每一生每一世都有六親眷屬,一生就是一批,生生世世無量劫,那多少?無量無邊!過去有同修問我說:悟道法師,我們寫牌位超度,要超度到什麼時候就不用再寫了?我說:寫到你成佛,你成佛就不用寫了,你現在還沒有成佛,要一直寫到成佛,度到成佛。所以你寫牌位超度不是超度一次就解決了,生生世世,無量無邊的。所以超度也是要超度到成佛的。

節錄自:安士全書(第三集)

分享至: